首頁 / / 三原縣女子20年前身份被冒用 她的命運到底被誰「改變」了

三原縣女子20年前身份被冒用 她的命運到底被誰「改變」了

Ellen 2018-04-16 01:18:17

她叫荊高峰。今年36歲,如果不是去年親戚的一句閒話,她每天還在過着相夫教子的平淡生活。可當她得知20年前那次中專考試落榜並非意外時,這一遲到的真相徹底攪亂了她的內心。

她姓李。20年前那次中專考試,她冒用同年級一個同學的名字和成績,成為荊高峰。用這個名字,她上了中專,又從幼兒園園長一路進入三原縣教育局。如果不是去年荊高峰的電話,兩段平行的人生不會有交集。

蹊蹺 中專考試後檔案學籍莫名丟失

荊高峰是三原縣安樂鎮人,由於家境一般,身為長女的她很早便懂得了責任。小學到初中荊高峰的成績一直名列班級前茅,希望通過學習改變自己和家人的命運。1998年,16歲的荊高峰上初三。在那個年代中專師範非常吃香,許多優秀學生的第一目標都是上中專師範。

那一年,荊高峰和大多數成績好的學生一樣,毅然選擇考中專師範,這其中也有她自幼想當老師的緣故。然而經過煎熬的等待,發榜時她卻找不到自己的成績,學校告知她的檔案學籍也一同丟失了。年輕的她沒有多想,自此陷入落榜的痛苦中,心灰意冷之下選擇復讀一年上了高中。人生第一次重大挫折讓她覺得愧對家人,並對自己的能力產生懷疑,高中三年成績一落千丈,最終上了閻良一所大專院校。

畢業後荊高峰在西安打工,換過許多工作都不理想,生活的艱辛讓她來不及咀嚼那次考試失利的細節。2012年,她在上班時認識了丈夫,婚後當年兩人有了可愛的女兒。此後辭掉工作的她把全部重心放在照顧家庭,這件事便逐漸淡忘了。

意外 親戚告訴其父「你女子」是鄰鎮幼兒園園長

在安樂鎮當地,荊姓並非大姓,由於荊高峰這個名字偏男性化,自己也曾為此苦惱,甚至動過改名的想法。但讓她意外的是,這個被自己「嫌棄」的名字,卻巧合地跟附近一個人同名同姓。

2017年7月,與安樂鎮相鄰的西陽鎮一位遠房親戚來到荊高峰家中,與她父親荊俊傑閒聊中,親戚說,「你女子荊高峰在我們鎮上幼兒園當園長,很讓人羨慕。」這讓荊俊傑十分詫異,女兒明明在西安,怎麼會去當園長?但親戚信誓旦旦的語氣看來並非開玩笑,還稱這個園長也是安樂鎮人。如果說是巧合,荊俊傑絕不相信,便將此事電話告知了荊高峰。

這時,荊高峰再細想起當年自己落榜的種種細節,才猛然覺得不對勁——即使落榜也應該有成績,更奇怪的是自己檔案學籍也在那次考試中莫名丟失了。於是她委託父親去了一趟西陽鎮幼兒園,幼兒園工作人員稱他們園長的確叫荊高峰,但兩年前已調到了三原縣教育局。在幼兒園一處公示欄內,荊俊傑看到了這名園長的照片,拍照後發給了女兒。經過仔細辨認,荊高峰終於認出,這是和自己同一年級的同學李某。

查證 頂替者已進入縣教育局工作

「我們兩個不熟,但因為是鄰村,模樣名字還能記起來。」4月13日,華商報記者見到荊高峰,據她介紹,雖然已過去20年,李某的容貌有了很大變化,但她還是能認出來。為什麼李某要用荊高峰這個名字?為了解開疑惑,去年荊俊傑曾前往三原縣教育局詢問,教育局負責人卻說此人是有兩個名字,但對原因始終語焉不詳。蹊蹺的是,在找過教育局後,荊家突然來了好幾撥「客人」,除了李某的父母,當地的村幹部以及許多不認識的人均跑來說情,並提議拿錢「私了」。

4月13日上午,華商報記者隨同荊高峰來到其母校安樂中學,由於撤點並校,安樂中學已變成安樂鎮中心小學。學校門衛稱,以前的安樂中學老師和校長早已換了好幾撥。隨後,記者輾轉聯繫到荊高峰的初三老師高老師。已經退休的他對荊高峰仍有印象,並表示當年她的學習成績的確很好。那名叫李某的學生高老師也有印象,「她的學習不行,用了你的學籍上的中專,那時候這種事很多,但也必須家裏有人能找到關係。」對於荊高峰的學籍是如何被頂替的,高老師並未多談。

見面 假「荊高峰」承認冒用身份

憑藉20年前的冒名頂替,李某如願從師範中專畢業,成為一名老師,且至今工作在教育系統。為了解開最後的疑團,4月13日下午,記者隨同荊高峰來到三原縣教育局,從門衛處得知該局職教股確有一個叫荊高峰的人,但未聽說其也叫李某。

下午2時許,在三原縣教育局門外,兩個「荊高峰」終於相見。對於20年後這場尷尬的重逢,李某似乎早已有心理準備。「那時候大家都還小,啥都不懂,許多事情只能由父母決定,說起來我也是受害者。」李某承認冒用了荊高峰學籍檔案一事,這些年無奈只能用這個本與自己無關的名字生活,並表示當時是母親的一個朋友經辦的。「當時用你名字上學我就知道了這事,是我們過錯在先。」李某說,對於這些年一直沒有主動聯繫荊高峰她很抱歉,此前也曾多次去西安想向她道歉,但始終未能如願。談話中,李某反覆強調希望用金錢進行補償,但對於荊高峰最關心的她身份被冒用的過程,李某始終不願提及,並表示自己也說不清。談話最終不歡而散。

質疑 「改變了我人生"那隻手"在哪?」

荊高峰覺得,正是20年前那隻「看不見的手」一個輕易撥動,讓她的人生航向徹底偏轉。「現在我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一家三口其樂融融。但這一年來,每當想起另外一個人正在用着我的名字生活,便覺得很不自在,真希望自己一直蒙在鼓裏。」生活中不能怨天尤人,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荊高峰說,隨着年齡的增長這些道理她都懂,但自己的命運被他人以這樣一種方式篡改,她不能接受,「我很想知道當初是誰,又是怎樣盜取了我的身份?這事關誠信,我想要一個公正的說法。」

記者了解到,由於當時相關制度不規範,身份、學籍被頂替的事不少,此前類似事件也多次見諸報端。4月14日,華商報記者致電三原縣教育局,一名崔姓主任稱教育局的確有一個叫荊高峰的工作人員,但表示自己正在休假,具體情況他不知情。隨後記者致電該局辦公室,工作人員稱值班領導在下鄉,電話不便告知。

14日下午,經記者核實,目前三原縣教育局已對此事展開調查,並對荊高峰(李某)進行停職處理,要求其寫出書面情況說明。

華商報記者王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8310538_119659

Tag:
本文鏈接:http://www.852dating.com/106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