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長期干教師這一行,你願意嗎?

長期干教師這一行,你願意嗎?

Becky 2018-04-16 04:52:39

一位教師在教學反思中寫道:「我們身上的疲憊極容易洗去,因為有這群孩子吸吮着知識的雨露,像春筍一樣悄悄地成長,我們的快樂都源自他們『拔節』的聲音。支撐我們不斷工作的是工作本身及其帶來的成就感,有機會參與別人生命中的可能性變成現實的過程,看着一個個年輕人走向美好而堅強的人生,還有比這更美好的嗎?」

一批批教育者來北京十一學校學習,共同的感受是:這裏的教師活力四射,精力充沛,目光中有一種明澈堅定的力量。曾經有一位同行十分不解地問:「這所學校的老師怎麼都跟打了雞血似的?究竟是一種什麼力量驅使他們這樣投入,這樣忘我呢?」

因為挑戰,才有勁兒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十一學校英語老師侯敏華特別害怕開學,並不是因為教得不好,而是因為在一年比一年高的高考成績里迷失了方向,覺得自己的工作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了,對學生的未來沒有做更有意義的事,只是幫助他們應試,經常感覺江郎才盡了。「快走不下去了,我甚至想過放棄。」

教師職業被國際心理學大會認為是最容易出現職業倦怠的行業之一。在他完成經驗積累、專業技能拓展之後,職業倦怠就容易出現。

為什麼在全社會大力倡導尊師重教的背景下,職業幸福對廣大一線教師而言似乎是一件很奢侈的事,許多教師感到精疲力竭,對學生冷漠、疏遠,甚至想逃離課堂。

為什麼一些學校絞盡腦汁提高待遇,組織教師參加文體活動,聽音樂,散步,進行放鬆訓練,甚至請心理專家疏導,都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因為低成就感是造成教師職業倦怠的主要原因。

2010年8月,十一學校啟動了課程改革。「終於等來了這一天。」英語學科主任侯敏華有點兒絕處逢生的感覺,「改總比不改好,哪怕只邁出一小步,對老師和學生都是非常有益的,這是了不得的事情。」

課程研發煥發出了侯敏華老師身上巨大的能量,她帶領幾十位英語老師日夜奮戰,研究如何讓國家方案落地。國家標準是一個方向,對知識與能力的要求十分清晰,而且加大了對能力的要求,但是,如何在課堂上操作?這是一項十分艱苦而浩繁的工作,也是一次大膽的開拓。

這次改變,最重要的是實現由知識主線向能力主線的轉變,給予學生建構的過程,通過任務型學習,讓學生在一定的情境中完成某項任務,在學習的過程中增加探索、體驗、建構、應用。他們將國家課程標準的能力要求分解到每一學段的教學中,一步一步、一點一滴落實到教材中,落實到課堂教學每一個環節中,落實到教學輔導書中,落實到學生的練習冊中。

從教材、教輔到練習冊都需要自己去研發,評價也要隨之改變,工作量大得驚人。每個年級的必修課程都編寫了教學細目、學習指南、練習冊,同時開發出7門選修課程。這項艱巨浩繁的工作,居然在中學教師的手中完成了,十一學校共有60多位英語老師,其中40多位參與了此項工作。科學的課程體系的建立,讓教師找到了自己工作的意義,克服了不可忍受的「重複」。

教學被打通了,課堂上不再犯愁了,分數不再是唯一的目標,侯敏華老師開始按照自己的理想進行教學,不僅教給學生知識,更多的是能力、方法的培養和價值觀的引導。侯老師加大了閱讀量,一年要看40多本英文雜誌,讀三四本英文原版書,最近,她看的是《殺死一隻知更鳥》。

在學校課程改革中,身材瘦小的潘國雙老師釋放出了巨大的能量。他負責數學Ⅴ的教材研發,針對學校里最有數學天賦和興趣的學生,將初中、高中、大學數學的內容全部打通,重新進行組合。這位自己上學時幾乎不聽數學課,全靠自己推導、演繹的個性老師編寫的這本教材,更像是帶着學生在數學海洋里遨遊的導遊圖,僅目錄就有49頁,融合了初中、高中和大學數學的內容。

潘國雙老師早就渴望擁有這樣的教材,因為他在教學中早就發現學生的程度差別太大。他曾經悄悄地給學生分層,發現,有六人能在一年內學完高中三年的內容;有幾個處於第二梯隊,很用功,基本不用管;另外幾名同學實力很強,但經常偷懶,屬於潛力股,得經常督促;還有不到十名同學處於末端,滿足高考要求就行了。

在課程研發的日子裏,潘國雙老師從來沒有休息日,三個春節都是在棗林村書院度過的。從2011年至2014年,他一共參加編寫了16本數學教材,其中12本都是他一個人完成的。

「我們一起營造一個時代,這是非常吸引人的事情。」十一學校的老師們感覺不是在為自己做事情,而是在為改變中國教育而努力,他們有一種成就自我、成就學生甚至成就中國教育的豪情。

因為創造,才不倦怠

在課程研發中,成長最快的是教師,他們在創造課程的同時發現學生,發現自己。正如王篤年老師所說:「在這個過程中,自己完成了由一位化學老師到教學研究者,再到課程研發者的轉變。」

「人們通過做事情變得快活起來。」語文老師黃娟做夢也沒有想到,她竟有機會把讀博期間專攻的魯迅研究開發成高質量的選修課。這讓她興奮得睡不着,經常凌晨三四點鐘還在家裏踱來踱去,構思課程。用她的話說是,她的思想在風口浪尖上馳騁,她簡直達到了一種忘我的境界,靈魂在忘我中噴薄而出,覆蓋一切,滲透一切。

如何將抽象的思想用具體可感的聲音、形象表現出來?一天深夜,黃娟老師還在冥思苦想。「能不能讓學生表演?」這一大膽的想法讓她興奮不已,顧不上已是凌晨兩點,她匆匆打開電腦,將一封郵件發給了年級主任王春易。為了補充戲劇表演方面的知識,黃娟一有空就去看話劇,就是憑着這股勁頭,她摸索出用戲劇表達的方法。她激動地說:「我終於找到了語文教學的意義,每天早上,我還有理由醒過來。」

「教師的職責已經越來越少的是傳遞知識,而是越來越多地激勵思考,除了他的正式職能以外,他將越來越成為一位顧問,一位交換意見的參與者,一位幫助發現矛盾論點而不是拿出現成真理的人。他必須集中更多精力和時間,從事那些有效果的和有創造性的活動,比如互相影響、討論、激勵、了解、鼓舞。」這是《學會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中的一段話。

王愛麗老師重讀這段話時,聯想到自己身上發生的變化,用「震撼」兩個字形容自己的心情:「我們現在不就是朝着這個方向努力嗎?正是這樣的教學,讓我重拾教書的快樂。過去,教學是我謀生的手段,現在是我的生活。」

在一次師生辯論會上,大家就「文理分科是否有利於學生的發展」、「紀律是促進還是抑制個性發展」進行辯論。在8分鐘的搶答時間裏,年過半百的趙蓓老師儘管十分努力,但還是跟不上學生的反應,有時她的觀點不夠尖銳,學生甚至會指着她說「和稀泥」。

當師生辯論賽以平局拉下帷幕時,趙老師寫下了一段感慨:

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作為成年人,我們年事已高,家累很重,思維有定式,接受新鮮事物的敏感度降低;作為老師,我們「師道尊嚴」的文化傳統由來已久。師與生,有着本質差異。而這項活動,使得學生與老師的身份被迅速拉平,成年人與孩子同台對陣,針鋒相對。當長者遇到青年,當經驗面對挑戰,當過去邂逅未來時,隨口的三言兩語之間,亦有真知灼見的光芒。後生可畏。我特別需要轉變觀念,迫切地需要與學生平等交流,需要向這樣年輕的頭腦學習,需要終身學習,我願意這樣漸漸老去。

迷戀學生成長,才堅持

一直以來,我們希望找到一種美好的教育,就像加拿大知名教育學家馬克斯·范梅南所說的:「教育學是迷戀他人成長的學問。」

對這一點,李希貴校長有很深的感受:「教師得天獨厚的職業生活就是與成長中的生命打交道,分享孩子們生命成長的快樂,這是教師職業獨有的幸福之源。能長期幹這行肯定是因為喜歡。我們會遇到好多好多問題,你迷戀學生的成長,你打心眼裏高興,所以碰到問題的時候,就會調動好多智慧和資源,誰都會這樣。」

與李希貴校長有過較多接觸的崔永元對此有着自己的體會,他覺得,李校長能把學校做成這樣,絕對不是下個決心那麼簡單,也絕不是定個目標就能做到的,真正的關鍵是「樂趣」,「其實他特別享受,這些年他幹的所有的事,就像燕子壘窩,銜一根小樹枝,再銜一根小樹枝,他就想搭一個好窩,這正是他的樂趣所在。」

趙蓓老師說:「人生有許多供我們透視世界、尋找意義的窗口,透過這個窗口,對於我們過去不盡知道的領域將可以看得更遠、更清楚。與學生個別交流,分享快樂,解決困惑,讓我的生命有了新的活力,每天的忙碌也更加有價值。整天和他們在一起,我的心變得特別年輕。孩子們不僅給我們帶來快樂,更重要的是他們把我們重新引入真善美的世界。這難道不是更能引以為傲嗎?這就是產生幸福戰慄的根本原因。憑着一時的衝動,或者表現自己的目的,或者功利的目的,是無論如何也走不遠的,這些低能量的動機讓你堅持不下去。」

本文整理自 教師之友。

作者:李建平,《中國教育報》資深記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8288921_100928

Tag:
本文鏈接:http://www.852dating.com/106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