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日本對華廢塑料、廢紙出口雙降 將倒逼日本資源再生產能升級

日本對華廢塑料、廢紙出口雙降 將倒逼日本資源再生產能升級

Star 2019-04-03 06:35:28

北極星環保網訊:中國的「洋垃圾」禁令正式開始推行,相關分析指出,預計新政對一些廢棄物出口大國影響不小。

以日本為例,據日本貿易振興機構上海代表處(下稱「JETRO上海」)向21世紀經濟報道提供的數據顯示,在廢塑料和廢紙方面,日本是中國的主要出口國,在2016年,日本對中國出口的廢塑料佔到了全年整體的11.5%,為第二大來源地;在廢紙來源地方面,日本的佔比達到20.5%,僅次於美國。一直以來,日本的廢塑料出口中,一半是出口到中國,7成的廢紙出口是到中國。

「很長一段時間來,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基本上把對華出口,視為解決他們的廢紙廢塑料問題的主要途徑之一,這樣的處理方式成本很低,但實際上只是轉嫁了問題而已。這些國家對此形成了長期的依賴,導致了其國內相關處理能力不足。」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劉建國1月25日通過電話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

「洋垃圾」禁令落地日本對中國廢塑料、廢紙出口雙降

另據JETRO上海提供的數據顯示,去年下半年中國的廢塑料和廢紙進口呈現下跌趨勢,從日本和美國進口的上述兩種廢棄物也出現了顯著的下降,2017年11月從日本進口的廢塑料為3萬5千噸左右,而此前的高峰水平為2017年6月的近10萬噸。2017年11月從日本進口的廢紙為4萬噸左右,此前的高峰水平為2017年4月的近15萬噸。

國務院辦公廳於2017年7月27日發佈了《關於印髮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的通知》,即「洋垃圾」禁令,要求相關部門在2017年7月底前,調整進口固體廢物管理目錄;2017年年底前,禁止進口生活來源廢塑料、未經分揀的廢紙以及紡織廢料、釩渣等品種。該文件還要求:「逐步有序減少固體廢物進口種類和數量。

分批分類調整進口固體廢物管理目錄,大幅減少固體廢物進口種類和數量。(環境保護部、商務部、國家發展改革委、海關總署、質檢總局負責落實,2019年年底前完成)」

據JETRO的刊物《通商弘報》2017年9月15日刊文指出,作為主要日本的廢塑料和廢紙的主要進口國,預計中國有關政策的變動會對日本產生不小的影響,日本對華可回收垃圾的出口甚至可能走向終結。

「就比較大宗的廢塑料來講,像美國、日本等主要出口國,據我了解,中國新政施行後,這些國家的廢塑料突然之間面臨消化不了的局面,原本依賴於靠出口轉移污染,所以國內的相關產能不夠。

另一方面,有些廢塑料在任何國家地區都無法回收,現在出口不了了,就只能在國內作為完完全全的廢物,找一個地方去處置,這當然會對它本來的生活垃圾的處理造成壓力。」自然之友基金會理事、零廢棄聯盟政策顧問毛達1月24日通過電話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

「短期來說,日本會面臨一定的不利情況,比如包括複合塑料、混合塑料在內的低附加值的廢塑料,現在不能出口到中國了,那麼就要在國內進行焚燒或填埋,日本主要是用焚燒方法,儘管日本的處理水平比較高,但需要處理的總量增加後,會對它的處理能力形成一定的挑戰,並可能會增加污染。」毛達說。

短期增加對東南亞等國的出口長期或倒逼日本產能升級

相關分析指出,中國推出的禁令,短期將對一些來源國帶來混亂,但長期來看,對雙方都是有利的。

「我不久前參加了一個塑料再生行業的會議,會上有個日本諮詢公司做了一個分享稱,日本每年產生的廢塑料有200多萬噸,四分之三都要出口,主要都是到中國,國內只能消化四分之一。

面對中國的新政,日本有幾個對策,一個是增加對東南亞低附加值的廢塑料的出口,增加在其國內的高附加值的塑料處理量,也就是倒逼日本國內增加和升級相關產能。

另外,中國還沒有禁止工業源的廢塑料進口,但因為相關治理力度的加強,日本對中國工業源塑料的出口成本可能也會上漲。還有一個可能的結果是,日本的處理技術比較高,生產出來的再生塑料產品質量也好,中國對優質塑料的需求還是有的,所以會促進這部分的出口。」毛達說。

「日本是一個生產包裝大國,尤其是一些低價值的塑料包裝,回收性特別差,所以沒什麼經濟性,未來趨勢一定是倒逼包裝材料的革新,和降低對一次性包裝的依賴,我覺得對日本的食品工業、快速消費品工業,可能會帶來更深層次的挑戰。」毛達說。

就JETRO上海向21世紀經濟報道提供的資料顯示,該機構對日本相關方提供了新政落地後的一些注意點和對策,該機構建議日本關注未來中國進口廢棄物目錄的進一步擴大的可能性(比如擴大到金屬類)和相關檢查進一步的趨嚴。

在對策方面,該機構建議日本可以關注一下中國內部是否存在檢查力度不同的情況,另一個對策是向其他國家轉移出口等。

「不過會上綜合分析後,認為日本國內產能不會很快發生轉變,因為較快的對策還是增加對東南亞的出口。」毛達說。

據湯森路透基金會援引國際回收局提供的初步統計數據顯示,東南亞國家的廢塑料進口量在2017年第四季度出現猛增,以馬來西亞為例,2017年該國進口的廢塑料猛增到了45-50萬噸水平,而2016年的規模不到30萬噸。越南進口量同比上升62%達到50萬噸至55萬噸;泰國和印尼的增幅分別達117%和65%。

「尋求替代方案的可行性更大,比如印度和東南亞等國,來『接盤』大部分中國禁止的廢棄物。這些國家所處的發展階段也決定了這些國家有大量的對於低端再生產品的需求。另外,來源國也會提高國內產能來解決部分廢棄物,但日本本土廢棄物再生產能和實際需求之間的距離很大,短時間應該沒有辦法做到產能的全面提升。」劉建國說。

不過有觀點指出,尋求廢棄物替代出口國的對策並不是長久有效,「加大對東南亞的輸出是一個短期的替代方案,但我預計東南亞會吸取中國的教訓,後期會推出類似的措施。」毛達說。

「洋垃圾」禁令帶來的影響不止於上游的日本出口商等直接利益相關方,還進一步波及相關的產業鏈下游。

日本科技電子企業富士通將軍在1月25日發佈的2017財年(即2017年4月-2018年3月)的業績預期稱,2017財年的營業利潤預計較2016財年下降23%左右,該公司聲明稱,下降背後的主因之一是原材料價格的高漲。


本文來源:http://huanbao.bjx.com.cn/news/20180129/877475.s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852dating.com/76635.html